加拿大28一欺人工計劃/有你的時光,最美麗


  從任課老師變成班主任,或許是一個意外的驚喜,但又像是上天特意送給加拿大28一欺人工計劃們在高中三年裏一份美麗的禮物。你的到來,改變了許多。至少教會我很多東西。時間是一件很神奇的東西,一個學期,你知道了我們的名字,你了解我們每一個人的性格。慢慢地,我們之間多了一個聊天的話題,就是關于你。你今天穿什麽西裝,你穿襯衫特別帥,印象中你最搭的那套“白馬王子”。“同桌,你看,他脖子上那顆又紅又大的斑點,你說是不是被他老婆咬的啊!”這些話語,在文科班的小女生裏,顯得平淡而又充滿樂趣,也不過是小女生之間的那點小心思罷了。

  你從來不要求我們早上、中午、傍晚三個時間點一定要幾點幾點到,但你以身作則地總比標准時間提前10分鍾到教室。尤其是早上6:20,讓我們也迫不得已總不能比你還遲吧,所以也開始6:20之前就到了教室。常常感動于你對我們的好,感念于心。那時,第一次聽到你說:“看會書,再睡覺;睡覺時,把外套披上。”竟覺得有些生澀,一個大男人居然講出如此溫暖的話。但後來漸漸地也變成了習慣。每天聽著,會心安。你總是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我們。每天的早讀和晚讀,“大聲念出來!”時常在我們沒有聲息、死氣沉沉的氛圍中冒出來,鼓勵我們繼續學習。總喜歡自修課你在教室裏走來走去,或者晚自修拿著一本《春秋戰國》在講台上坐鎮,開始認真看起來。偶爾也會在繁忙的一大堆作業中,偷偷地瞄你一下下。你陪著我們的時候,總是安靜很幸福。

  你是良師,也真的是益友。郭哥、郭老大、郭老板、鑽鍾、鑽鑽……這些在你背後的稱呼,也足以體現我們對你的喜歡,但當著面,也只能尊重地叫你一聲“郭老師”了。室友常在寢室裏說起你,她手機被年級組長交下的時候,他要求班主任親自去拿,才能還給室友。室友去了你辦公室,跟你說了之後,你竟答應地說:“好的,我去拿。”假若換了別的老師,也少不了一頓責怪。你的好總是深深地印在我們的心裏。有時碰到別的班的同學,還會驕傲地誇贊你一番,好想讓全校同學都知道你。可惜“幸福來得太突然”,有段時間,QQ空間上都是關于你的說說。你還會在階段考、期中考之後,給予我們強大的信心和動力。教我們愛情觀、人生觀。“男人總要被抛棄一次,這樣才會增強你的責任感。”“現在的談戀愛,就是在替別人養老婆。”這些話,從你的嘴裏講出來,多麽偉大深刻,好像還有點經驗在內的味道。

  也有幾次被你叫出去談話,最喜歡單獨和你聊天了,因爲特別逗,特別有意思。而你也在其中穿插著成績、名次、本科之類的字眼。也曾說起,每周你看到我空間、朋友圈上發關于你的說說,你卻一直很淡定。淡然地說,那是一種心情的釋放,可以有。還提醒我少玩手機。

  我們的第一次黑板報,那幾個閃閃發光的字眼,“紀律態度—郭鑽鍾”,是多麽霸氣;你一次次地教我們怎麽搞衛生、講台要怎麽怎麽擦,我們一度懷疑你是處女座潔癖男,結果問了你是獅子座,我們爲此失落了好久;你課堂上的招牌動作,“能理解?”、“把《導與練》拿出來!”常常在眼前出現,在耳畔萦繞;你說過的《阿甘正傳》還沒有看過,因爲阿強不同意,只是可惜以後沒有這群二貨會聚在一起看電影了,還少了你;小店裏的“黑鑽”面包,現在依然賣的火熱,想起前幾個禮拜周圍一大片女生爲了刺激我,也開始買它,給小店賺了不少錢吧,只是因爲裏面有一個鑽字。我當初還半開著玩笑地說要把它的專利權買下來……

  你擡水時,我們的尖叫聲;你捉蟲時,我們的唏噓聲;你給倪老師撐傘時,我們的責怪聲;你說隔壁地理課代表穿的漂亮時,我們的憤懑聲……

  最後幾天,一直感歎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不夠長,才僅僅一個學期。

  分離也快在眼前,經曆了那麽多次離別,唯獨這次異樣的不舍與傷感。

  我們班一直很活躍,但有時你的話,也給我們幾分冷靜與沉思。感謝你的這四個月,給212班的最後階段畫上絢麗的色彩,給我們帶來歡樂與幸福,給我們的高中生活增加了一段抹不去的回憶與念想!

 “你認真聽著,我要馬上告訴你一件事情,我怕我會忘記。”他說,語氣裏有點焦急。
“好,說吧。”她以爲是什麽急事,放下了手頭的工作,哪怕她正忙得焦頭爛額。
“我夢見你了。”他悄悄地說。電話那頭聲音低得讓她正好聽得見。
“什麽?”她還是又問了一遍。
“我夢見你了。”聲音非常的溫柔。
她愣了一下,覺得非常幸福。
“我夢見你了,真的。”她沒說話,他以爲她不相信呢。
“還有其他人嗎?”
“沒有了,就我們兩個。”
“哦?那麽奇怪,我們在做什麽?”
“我騎著單車載著你去學校。”
“去哪個學校?XX中學還是XX大學?”
“XX中學。到門口了,我叫你下來,你硬是不肯下車,我就說,老師來了,你‘倏’的一聲跳下車,跑進了課室。”
聽完這句話,他們就在電話裏一起呵呵地笑了起來,那一瞬間,她覺得仿佛又回到了過去,那段非常單純美好的歲月。
她平時睡覺經常會做夢,有一段時間幾乎每個晚上都會夢見他,夢裏的背景很多都是生活中的片段,有以前的,也有現在的。看了《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後,有一個場景是男女主角在校園裏打掃衛生的,這個場景曾經在她的夢裏出現過,並且如此得相似。
她聽他提起過這部電影,以前從來沒見他那麽認真地提起一部電影幾次,然後一個很偶然的機會,她看了,因爲同事在辦公室裏發票,她想起他提過,就拿過來看了。可是她不覺得有什麽,雖然有些片段似曾相識,偶爾也會覺得溫馨感動,但是也就是那麽一閃而過。
情人節的晚上,他們在等公交車。她現在的生活幾乎沒有坐公交車的習慣了,因此心裏有點不耐煩。他們坐在快速公交候車亭那裏的長凳上聊著天,當時已經很晚了,候車亭裏就他們兩個人。他突然說:“《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有一個情節很經典,你記得嗎?很像我們現在。”她想了很久,以爲是在火車軌道那個片段,可他搖頭說不是。
“是那個很溫馨的片段,他們在等車,那個男孩子陪著那個女孩子等車去學校。”
她想起來了,她還想起來他們說的話。她從來不覺得這一幕經典,可是他會這樣覺得。他總是這樣,常常有一些她忽略了的東西,他卻記得,並且珍藏著很久都不會忘記。她再也不覺得無聊了,甚至覺得情人節等車也是件美好的事情。她又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關于他的,還有其他人的,很多很多,又像做起了夢,夢裏的人影在走動,每一個都有一段故事。
她經常做夢,可他卻不,他說他每次都是一睡到天亮,幾乎不做夢。
她曾經逼問他,有沒有夢過自己。他想了好久,說:“好像有,不過那是好多年以前了,那時我們還沒在一起。”
她當時覺得很難過,自己很少出現在他的夢裏,而且,好多年以前的夢,他早已經忘記了情節。
“你認真聽著,我要馬上告訴你一件事情,我怕我會忘記——我夢見你了。”
現在聽到這句話,她卻覺得一次就夠了!他曾經說過,那些年,她坐過好多人的單車,偏偏不坐他的單車,還有,他的摩托車就停在她的身邊,等了好久,她卻偏偏坐上了其他人的摩托車。那些年,很多的遺憾,他現在用夢補回來了,變成了美好。
他還說過,他們在一起後他就很少做夢了,更少夢見她。他說,你都已經在我身邊了,幹嘛還要做夢。當時她非常不解,覺得他強詞奪理,現在覺得有點意味深長。
她卻還是經常做夢,那些長長短短的夢裏還有很多他們以前的同學、老師,有時她醒過來總是不敢相信那些都是夢,如此得逼真,就像回到了以前。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夢裏還是一直沒醒過。
“你認真聽著,我要馬上告訴你一件事情,我怕我會忘記。”
“好,說吧。”
“加拿大28一欺人工計劃願意一直這樣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