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6娛樂信譽,等待

一直,喜歡那種情懷。可以擁一庭碧色,坐于凝煙的河畔,許梵音靜心,微雨悅目,依著沁滿心扉的靜好,不再去管歲月裏晚來風急的淩寒。只與晨間采撷清新的一朵花露,將錦繡輕描,與指尖處婉轉成四季的風情。起落間,有清香搖曳,那些曾被記憶根植的憂傷,便于風中跌落,消失殆盡。伴一曲心陽明媚,依然可以在夢中思念那個傾城的女子,
晨推窗,有陽光大朵大朵的漫過來,明媚了心的盎然。軟風掠過,輕柔的將一片葉兒送與掌心,清晰的紋路還镌刻著曾有的風情,只是一陣冬舞,便作羽紛飛了。時光,就是這麽不動聲色的藏在流年的滴答聲中,還沒等回味,就浸潤著一季又一季的隕落。只是,希望與憧憬總會在晨曦始終的微笑聲中開始。一些心念早已紮根,種下的蔥綠情感,早已蔥茏成一樹的繁茂,與凝眸處,燦然綻放,馨暖明媚。
花開流年,沾染一季的心香缱绻。凡塵夢萦,總是在繁花錯落間,氤氲內在的心靜和柔嫣。曾經,那煙雨湖畔的莞爾一笑,清寂了一場飛愁若霧的相望。然,期許始終的又豈是一抹隽永的刻骨。也許很多的時候唯美的不過是故事的開端,左邊是夢,右邊成荒,唯有過程飄著淡淡的菊花香,卻依然無悔那一份遇見。
鋪開,歲月的書箋。很想塗抹幾筆華麗的重彩,才發覺,一直過著安然恬靜的生活。也疑惑這樣的安逸是否過于尋常。只是當面對風生水起的波瀾時,依舊選擇無視,也突然驚覺依賴了這樣的尋常,許是習慣了心的妥帖安放,受不得一點澎湃和冷冽。淡中才知真味。與這一方素白的宣紙上,只想用簡靜的心性描繪出一片雲水,幾朵清甯。就此,不管杏花春雨,只用一顆初心雕琢每一個清淺的日子。
端坐歲月的窗前,斂一懷暖意入心,任水榭沉香的心事溫熱了筆尖的寒涼。時光依舊,只斑駁的光影在樹下婆娑著,一枚楓紅落入心底,圈圈漣漪,是月色下默然收攏的含香心事。遙望星辰,深呼吸,念直到記憶無處存放,化爲一絲甜美漾在眸底。翹首,幸福宛若歲月枝頭一朵花開,你若懂得,那便是366娛樂信譽永恒的歡喜。
喜歡,賴在午後休閑時間裏,看書品茶,靜聽風吟,慵懶而惬意。或是安然入睡,在夢裏,一些心事,滑過眸光水岸,搖落一地相思瘦,悸動,嫣然了心底淺淺的夢。撷取一縷陽光在指尖跳舞,那暖人氣息的柔妙,瞬間便絢爛了快樂的心情。凝目這已然稍薄涼的季節,冬的氣息越發近了。只是,時光的對岸,那一樹一樹的花開依然明媚,燦然綻放著,也許這一切美好的景象就是爲了等待一場繁華的雪的飄灑,千與千尋,相遇一場雪的重逢,只願爲你。
喜歡,沿著記憶裏的馨香,靜靜安享一隅獨處的時光。輕拾起,那些遺落在時光之外的夢,點點滴滴,似乎都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安靜中自帶著芬芳,朵朵溫暖,那一片片過往,全都泛出動人的水藍色清澈,如煙如幻。傾聽,歲月裏那一抹靜放的安然,那點滴的暖,悸動了生命,裝幀著流年裏彩色的記憶,冬的枝頭已然搖曳成一朵甯靜的守望。
展一方墨研,或濃或淡,都已不重要了,世事微瀾,些許輾轉反複都已成爲過往。聽,流年在秋的枝頭輕笑,和著芬芳的情誼,如絲,如煙,洇潤了柔軟的心田。原以爲,老去的時光已然帶走了舊日的歡顔,當一片葉落的時候,分明聽到你隔空傳來的問候,原來,千回百轉中,始處的念已經在心底落地生根。任晨露匆匆,一指流光,依然冥不滅彼此心底的樂章。只想,紫陌路上,相攜相依,輕輕吟唱一首情誼的歌謠,撰寫相遇無悔的美麗。
靜默,安坐。那些相遇的片段不期然的浮上心間,若說溫暖與依戀如一脈暖香幽幽,那麽我感恩,感恩這紅塵際遇,無須言語,眼神交彙的刹那,便已讀懂了彼此。回望,經年之中,以文字串成的呢喃,或濃或淡,或刻骨或疏離,都是塵世流光裏一枚翩舞的蝶,無一不在韻和著心的律動。遇見,就是一份緣,無須多說,不必多說。心間相犀,彼此懂得,只願這一程程的相偕,成爲你我心間最美的風景。
攏一縷馨香賦予指間,種下一份相惜的依戀。牽著一顆心,筆尖遊走的歲月,便也會有著萬千的暖。時光,歲月,只想與這安暖于心的光影裏,互道一聲,歲月靜好,明媚如昔。 

等待
看著下午還是風和日麗的,我們打趣著政治老師說,最後一節課我們去給他們班的籃球賽加油,借以逃掉一節政治課。沒想到,短短一節課後,天黑沉沉的,烏雲連成一片,像巨大的黑布遮住了天空。窗外,風呼嘯的擊打著門窗。突然,一道閃電劃破了灰黑的夜幕,沉悶的雷聲如同大炮轟鳴,惹來了同學們的陣陣尖叫聲,在老師的提醒下,四下裏,只剩下一片呼呼的風聲和數不盡的被風撅斷的咔嚓聲。
站在走廊上,看著越來越陰沉的天,我不禁向同桌抱怨道,“怎麽辦,看來我今天是要遊回去了!唉,都怪我懶,早上還帶了把傘,中午看見出太陽了,就放下了,誰想到啊!我說……”話音未落,一道閃光,一聲清脆的霹雳,瓢潑大雨傾瀉至下,瞬間打濕了走廊。聽著樓上學弟們的歡呼聲,我只能撇了撇嘴,心裏卻在向各大佛神庇佑:回家的時候千萬要停雨啊!
往常總覺得課程是那麽快的就過完了,今天卻像是一種煎熬,我無時無刻的不在關注著外面的情況,以至于還耽誤了一些筆記。放學時卻聽見窗邊的同學大聲說了句,“雨好像小了耶!”教室裏頓時喧聲鼎沸,要求老師今天不要留下來自習。在老師的應允聲中,收拾書包的我們,比以往更加匆忙了,我搖了搖頭,也拎著包與同桌狂奔起來,沖出校門。當同桌問到我要不要到電話叫爸媽送傘時,我一口拒絕了!怎麽可能,爸媽這段時間都忙到晚上九十點回家吃飯,一趟到床上就累得睡著,哪有時間來,我還是趁著雨小點,抓緊時間回家吧!
正准備打開車鎖時,突然聽見有人叫我的名字,我起身回頭,在人頭攢動中搜尋那個聲影,卻看見一輛電動車在聲聲“麻煩讓讓”中擠過車群,與千千萬萬人中向我騎來。我的眼睛就像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般,放出淩厲的光,一種無形的力量使勁的拽著我的身體,我越發感到腳步的沉重。身著雨衣的老媽趕忙伸手結果我的書包,把傘遞到我的手中。我分明觸到了她那雙涼涼的手,薄薄的皮肉裹著纖細的骨頭。雨依舊傾斜的下,打濕了老媽的面孔,在路燈的照耀下,眼皮微墜,皺紋跳起。
我默默地坐在了後座上,像個孩子一樣,躲在雨衣下,抱著她那帶著微微贅肉的腰,將頭輕輕地靠在背上。一路上都在堵車,停車,開車,雨也越下越大,淋濕了那只拎著雨傘的手。頭一下一下的磕著老媽的背,悶聲的問了句,“媽,你怎麽想到來接我啊,我還打算一個人要不淋雨回家,要不看看有沒有順路的同學呢!”老媽停下車,“還說呢,下午一把你弟接回家,就看見雨衣扔在門外的櫃子上,傘也放在了一邊,我就知道你嫌累,不願拿。哪知道,下午下那麽大的雨,我如果不去接你,你就得濕一身了。我又怕你下課了自己傻氣的跑回去,五點多就在門口等著。放學時,保安又不學家長進去,人也越來越多,雨又大,我生怕自己看漏了你,站在門對面,眼睛都不敢多眨。你呀,又是個眼瞎的孩子,不叫你,你死都看不見。唉,不說了,做好了啊,別亂動,雨大了。“
不知道爲什麽,明明坐在雨衣裏,淋不到雨了,可眼睛怎麽還是濕的呢?我深吸了口氣,咬著嘴唇,想著老媽一個人那麽早,在雨中等了那麽久,就爲了怕我看不見她,她怎麽那麽笨呢,怪不得被弟弟叫做笨老媽!我抹了抹眼睛,想起前幾個月,說是要去舅舅家吃喬遷酒,因爲我不認識,而且周六那天學校還要補課,便讓我在學校門口等她來接。剛過完春節沒多久,天還是冷的,風呼呼的翻卷著,怒號著;時而在我耳邊狂喊,時而竄入我的領子。我顫抖的從口袋中拿出手,看了看表,嘴裏冒出的白氣模糊了表盤,我不禁踩著腳下的幾棵野草,心中甚是抱怨。時間,被寒風毫不留情的掠走了……終于,老媽那輛熟悉的電動車出現在眼前,我快速的上車,催促著老媽出發。老媽向我解釋著遲到的原因,我卻悶悶地說道,“你知不知道,我站在那裏等了那麽久,有多冷!我想走,又怕你看不見我,回頭又是一頓吵。哼!”母親的聲音戛然而止。一路上,只聽見行人的嘈雜聲,冰冷的氣流席卷而來,封印了河水,也封印了我們的嘴。我和她,卻是一路無言到家。
想起那次和老媽的矛盾,我不禁苦澀的笑了笑。爲什麽我對遲到了15分鍾的老媽能冷臉相待呢,而她,卻能在暴雨中等我上小時呢?因爲,那是最疼我最愛我的媽媽嗎?
回家的路,因那無限延長的路燈,而漫長。街邊,廣告牌色彩變幻,暖黃色的燈光,透到躲在雨衣下的我,那張慘白的臉,還隱約的看見淚痕。事後,我不知道我是如何下了老媽的車,腦子裏也只恍惚的記著她的幾聲叮囑,就這麽恍若沒有靈魂的人一樣,徐徐的上了樓。
是不是,我們總是對別人很寬容很大方,對越是親密的人卻越挑剔呢?我們總是肆意的傷害,揮霍父母的愛,不計後果;卻忘了,他們也是人,也有一顆鮮紅的心,也會痛,也會哭。他們的愛,沒有賦予我們傷害的權利!
都說,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那等待呢?可366娛樂信譽卻覺得,真正的等待,從來不是一種約定,它不需要承諾,不需要選擇,甚至也不需要意識到在等。等待就是愛的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