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o8國際線上/秋日信筆

秋深了。銀杏葉撒了一地。他說淒涼。她說哀婉。keno8國際線上說:大氣磅礴。
人道是“春含韻,秋含悲。”然在後一點上我卻無法認同。在我而言,秋無所謂悲,秋是一種基本的優雅。
秋,繁華落盡。萬物指向本質。而本質,正是我們一直以來所追求的,于是,在看到它的那一刹那,我們的眼中充滿了優雅。
生命的優雅,基本的優雅,肉體最底層、最直白的優雅,在葉落的深秋盡顯無遺。濃郁。純粹。清潔。本色。如果要追問什麽,那麽秋天便是最適當的季節。
風飒飒,是葉子該凋零的時候了。于是它凋零了。簡潔。決然。沒有瓜葛。只有暢達的心魂才能如此坦然而果斷。
秋葉墜落,不急不慢,不驚不懼。是飽合的內心、理性的微笑。是內斂的氣度。是平靜的大海。是萬物深處共通的本質。是生命自身。是簡單極了的優雅。
“知天命而從之”,這種姿態,是學不會的。要不天生就有。要不根本就不存在。然而這種從容的雅逸,其實是緊附于生命的。
人本該通達,本該坦然。本該靜觀萬物而對一切負責。本該來者不拒地承擔起人生,承受一切,面對一切。
例如秋來葉落,此爲必然。那麽就無須不舍、害怕、落淚、歎息,僅著想墜落時姿態的優美即可。
傷情又何必?面對注定的離失,該去的,便讓它去罷。人生如流水,試圖定格,反而會掩去其本身的優雅。我們曾在某個場所做過某件事情,但是在大自然的記憶中,我們什麽也沒做過。在大自然的坦蕩的心念中,無留、無戀,只有不息地、勻速地持續運轉。這種觀念來自一種胸襟。是人類該向大自然學的。
自然之靈亦系秋葉。秋葉美在幹脆,美在當落則落,美在毫不掩飾、毫不忸怩。所謂“落落大方”,此乃真“大方”也。
法國路易十六皇後瑪麗?安托瓦耐特遺世的最後一句話,是在被推上斷頭台後:“先生請原諒,我不是故意的。”——她不小心踩到了刀斧手的腳。
這種清曠與坦然,這種直視悲劇的從容,就是我們遺失已久的優雅。
生命本該深刻而簡單,本該像樹一樣偉岸而堅韌。本該一路走去,始終如一地保持本性中的坦然和優雅,本該像鏡子一樣來者不迎,去者不送。做到潇灑,做到去留無痕,做到落落大方。
君子不設防,君子之心無邊無際。君子愛一切、信賴一切,所以也舍得一切、不願纏綿于舊事。舍後即得——君子深明“舍”“得”,且有著無邊的胸懷對此付以信賴。所以君子是君子。他有他卓爾的風姿。
“天無語,萬物作之而不辭。”浩浩宇宙下,我們只是自然中如蟻的一扣。我們只是人類輪循交襲的漩渦裏的滄海一粟。渺小的你我在爲浩大的真理作過一次可有可無的證明之後,便會在世上猝然消失,永遠不再。
恍惚間看到又一片銀杏葉從枝頭墜落。原來生命可以這樣浪漫,這樣無牽無挂。這就是縱浪于大化,這就是對生命的全全信賴。生暫來,死暫去。天地一逆旅,百代一過客,所以泰戈爾微笑著說:“天地沒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經飛過。”
無風的秋寒中,一片一片的銀杏葉連柄帶絲、毫厘無損地,以完整葉片的形式次第落下。它們下落的姿態直斷、有力、不假思索。無數孤獨的優雅生命就此彙入永恒。形成一地金黃。
在這場深秋的葉落中,銀杏的氣度攝入心魂地震撼著我:它的從容,它的優雅,它的坦蕩,它的潇灑。它斑黃的率真以擊裂生命的形式扣響深處的清郁。它簡單而絕決的優雅浸染入我的雙眸,就此,我看到了一個奇異的世界。
我忽然想去給自己找一塊墓地。去愛一切——包括我的墳墓。
愛生,亦當坦然于死。因爲得了就勢必失。我們必須承認,類似的這種維持宇宙秩序的客觀規律是偉大而永恒的。既然應該發生,那麽就讓我欣然迎接吧。愛與順從有時深斂著無窮的底氣。
如果一切勢必凋零,那又何必去寫傷情的挽詩?去吧,去吧。超越浪漫的浪漫,沒有淚水淪漣,剩下了所有永恒的偉大。讓河流將一切渣滓包裹,沖向我看不見的遠方。讓純粹的深致漫溯著生命的來路,回到我的身旁。
秋葉你落吧,我自把酒杯滿斟。人生你流吧,我自當縱橫笑傲。我知道逝去的時光已風化成石,沉歸入檔,然而,這沒有什麽好低徊的。就讓往事如秋葉般浩浩蕩蕩地落去吧。落個至情至性,落個暢快淋漓;我只會在這葉落中更康莊地向前並且永不回頭。我知道我曾經犯過無數錯誤,不可挽回,然而,就讓錯誤定格在原處吧。“如果只此一生,又何必重來”。踏著落去的時光,我要仰面明天的新朗!
面朝浪漫,劍指永恒。
飒飒葉落間,我自獨步向前。
在無數個季度將輪轉嬗變的未來歲月,許許多多空蕩蕩的日子整齊地碼放成列。時光就這麽逼來,未來就這麽一步一步地踩了下去……在那個“曾經的歲月”越積越多的未來,衷心地期待我們越走越優雅,並且——永不回頭!
海潮漲落,日月輪回,花開花落,草葉生滅……該來的都來吧,該去的都去吧。任萬象翩然輪循,我將兀自立于紛亂,用赤裸的心魂踏上明天的長路。我將擺脫一切牽系,在一片雜沓之間騰空而起。
請把生命中一切的苦樂都交到我的手中,我將微笑著坦然走過!請將生命裏所有的凝重都投入我的杯盞,我要將它升華,釀造,快意豪飲!

 晨曦降臨,揮灑在年輕活力的臉龐上,懷著歡暢雀躍的心登上了幸福的早班,道旁扶風的萬木在左右搖擺,宛如湖上蘆葦般輕盈。不曾抵達,期待的心,早已被想象填滿。此山雖沒有東嶽泰山之雄,西嶽華山之險,南嶽衡山之秀,北嶽恒山之幽,中嶽嵩山之峻,但當我們在不覺中立于山腳時,七座形態各異的山峰映入眼簾,這上天賦予的奇特,所孕育出的獨有氣質,已讓我們神往,讓我們癡迷。四月秀葽,五月鳴蜩,六月徂暑,可在這裏,三月的七仙嶺已經進入了初夏,陽光暖人,和風拂面。在進山的一瞬,我們都驚異這自然的神來之筆,那穿透樹影的參差陽光勝似天堂大門虛掩的一角,各類花木落下稀疏的倩影,正如朱自清所描繪的“光與影有著和諧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著的名曲”。風輕輕的來了,捎寄著初夏的花瓣,掖裹著自然的芬芳,引人入勝,浮想聯翩。一段段石階蜿蜒深邃,直通山嶺之巅,織就了這初夏的彩錦,斑駁的石塊記載的不僅僅是路人那或輕盈或沉穩或趔趄的腳步,還陳釀了那如溫柔的瀑布般從額頭軟軟滑落下的汗珠。
置身于山中,仿佛與山融爲一體,一株株的蘿竟將那滿目的翠意鋪張得蓬蓬勃勃,那份翠意在眼前生長、繁茂。沒有了城市的喧囂,摒退了瑣事的糾葛,擺脫了現實的泥溷,連冰冷的鋼筋水泥在這裏也離我們是那樣的遠,極目,滿眼盡是夏的生機,心靈此刻找到了一方淨土,浮華退卻,獨享韶華。
登山是勇敢者的遊戲,拼的就是勇氣和堅忍不拔的毅力,讓我驚歎的是,平日溫爾文雅的女孩們此時卻都滿載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氣魄,“你道是雨橫風狂三月暮,我偏要何妨吟嘯且徐行”,無所畏懼的精神此刻間連同“不抛棄、不放棄”的精神一同在這2300米中被翻曬得淋漓盡致。一起攀行在曲折陡峭的石階上,一起嬉戲于萬木蔽日的叢林中,一個加油的手勢,一句鼓勵的話語拉近了彼此心的距離,宛如荷塘清風般輕靈,涸田甘露般潤澤,霧晨溶日般體貼,這就是團隊,這便是和諧,每名成員都感受著那存在其中的友誼與激情,體味著那簡單卻又真摯的情意。道旁的裏程牌在見證著我們的腳步,四周的參天奇木在凝望著這一面面堅挺的胸膛,輕風攀上了階梯,細細感味,這其中夾雜了濃郁的人文氣息,透入心房,良久不能自拔,山風環山歌唱,擦過季節的身旁,與冬春一起流浪,風裏,來去盤旋的是淡淡的落紅和飄逸的殘飛墜,隨悠悠的思緒伴風搖擺,肆意漫長。山澗汩汩地流淌著璞玉般的黛綠,身旁的枯樹雖沒有綠柳那般婀娜,沒有青松那般彭勃,沒有野花那般百媚,但它低垂依舊屹立的枯幹昭示了一個不屈的靈魂,殘缺的樹幹崩裂出一種堅韌的精神,讓人若思若悟,成爲腦中久抹不去的魅影。
心,突兀地有些飄飄然,仁者樂水,智者樂山,仁智之人樂山樂水,但獨樂樂不如衆樂樂,共享和諧才是人間至美。
幾經周折,行至山頂,眼前的數條鐵索肆意地拍打著近乎筆直的山壁,噼啪作響,讓人望而生畏,不禁“奮袖出臂,兩股戰戰,幾欲先走”。緩過神來,發現衆人皆已攀上鐵索,不久便順至山巅,向我做出勝利的“V”字。我深吸一口氣,抓撫鐵索,依山勢上行,當腳掌與地面再次擁抱的時候,直起腰板,翹首四望,山青巍巍立蒼穹,站在山巅,有“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的不安,有“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的舒暢,也有“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的豪邁。藍天爲幕,白雲流轉,雲點綴了天的绮麗,天成全了雲的釋然,這裏的雲,不像黃山那樣缥缈虛無,如臨仙境;也不像峨眉山那樣,詭秘莫測,如登佛國,七仙嶺的雲,有一種神韻的瑰麗,讓人覺得既浪漫而又真實。伫立,風引長裾,笑聽天地齊和,漫看雲卷雲舒,心中的無限感慨也已化作碧天中的苔草,隨風遠去,消逝在天地相接的茫茫地平線上。回頭,身後聳立的“一仙”並未給人以安全感,反而讓人感受到了一種壓抑,一種敬畏。鳥瞰山下芸芸,樹欲靜而風不止,蓊郁的樹掀起千層浪,林木蒼翠,綠樹濃蔭,那條綿延的山路恰似七仙的飄帶,引領著我們離夢想越來越近,離天空越來越近,或許我們應該將幻想與現實打包,讓風寄給數年後的我們,告訴這裏曾經有過的旖旎笑容。
下山後拖著饑乏的身軀進至野味餐廳,饕餮大餐,夜幕便在不覺中降臨,遠處的山,朦朦胧胧,像是罩上了面紗,神秘而又詭異,這黑色在飄遊著,伴隨著keno8國際線上們開往溫泉山莊的班車前行。膚若凝脂的泉水,用手小心翼翼地將蓬松的霧氣撥開一個缺口,山的影子,風的呼吸,泉的沸騰,霧的袅娜,真實而又恍惚地依偎在眼前。惬意地靠在燈下顯得光怪陸離的泉岸上仰望星光,這浩瀚的星空不知是哪位仙子不經意間灑落了珍珠,竟顯得如此的炫麗,時隱時明,猶如精靈一般,不時載歌載舞,不時慵懶酣睡,滿目的銀色,讓人品味著浪漫,品味著唯美,在淡淡的荷花香中品味婉約,品味缱绻……漸漸地,漸漸地,思緒在寂夜裏沉浸,慢慢地咀嚼出一份清新的幽雅,試想著而今的自己正洗淨著塵世的淤汙,皈依原本的恬靜和淡然,心情便不自覺地舒展起來,振臂高呼。齊品溫泉煮出的雞蛋,別有一番風味,神似煙雲缭繞的果園裏大聖手中的蟠桃,絲絲潤滑,入口即化,鮮嫩無比,回味無窮。夜的幽,讓人難忘今日種種,勾起了夢裏的點點滴滴,感悟這其中種種,傾聽自己心跳的節奏,一種情愫在心頭蕩漾,和著起伏的水面,伴著泉水流淌的節奏,搖逸著。
心醉了,月明了,期待著,再攜衆之手,感悟嶺之靈,共話七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