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5emran"></sup><strong id="5emran"></strong><dd id="5emran"></dd>
                                  • <thead id="o6h242"></thead><em id="o6h242"></em><tbody id="o6h242"></tbody><dl id="o6h242"></dl>
                                          • <select id="pcxaxo"><small id="pcxaxo"></small><dfn id="pcxaxo"></dfn><dfn id="pcxaxo"></dfn><span id="pcxaxo"></span></select><address id="pcxaxo"><blockquote id="pcxaxo"></blockquote><i id="pcxaxo"></i></address>
                                              1. <q id="fv2t5v"></q>

                                                雙色球殺號|我總以爲

                                                  曾看魯迅文章,記得有那麽一句話讓人費解。“雙色球殺號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另一棵還是棗樹”。雖然這種奇奇怪怪的寫作方式我沒用過,而且內心深處並不覺得它像老師講得那般好,但我卻認同那兩棵樹是幸福的,畢竟平凡如此的它們,也如此風光了一把。
                                                  名人筆下的樹,終究是不一樣的。無論其品種如何,姿態怎樣,都有它們獨特的地方,它們不再是普通的樹,也許很多年後樹旁邊還會豎起一面牌子,上書“魯迅先生筆下的棗樹”,于是南來北往的人們都來仰望這棵樹。
                                                  路旁的行道樹,因此就成了對比,似乎成了一種卑微與渺小。車輛奔馳而去過後滿樹灰塵,但它們還是努力站出一種姿態,一種昂揚和靜默的姿態,也努力保持著翠綠。
                                                  想那遠山、密林、深谷和幽澗中的樹,是快樂自由的。也許有競爭的壓力和可能被砍的命運,可至少一生都在爲自己是樹而活,爲努力成爲一棵參天大樹而活。自我,本色,任由風雨飄搖。
                                                  又想到成片種植的果樹,有果農施肥澆水除蟲,生長無憂。可它卻不能肆意瘋長,它們的姿態是果農修剪來的,産值最大化是果農追求的目的,于是,這些果樹被拉枝被修剪,都成了一種模樣,也沒了獨特與個性。
                                                  一直記得校園那條林蔭大道,兩邊魁梧的梧桐樹很是壯觀。那是我對大樹標准的初印象。很多美好的記憶都挂在那樹上了。摘幾片寬大的梧桐葉鋪于草地就可以當坐墊,所以總有三三兩兩的大學生零零散散的坐著,談會小情說會小愛,青春時光就這麽呼啦啦的過去了。到了春夏之時,白紫的花兒填滿枝幹,一串又一串,一團又一團。花兒輕輕的不經意間飄落,一朵,一朵,悄無聲息,看滿地灑落的梧桐花時才要駐足觀賞,看它飄落的樣子,此刻,我們都是詩人,一顆心想要與梧桐花輕輕搖曳在醉人的青春校園。這個季節,滿園幽香。
                                                  可是我無法永遠醉心于梧桐樹營造的詩意當中。心中總是牽念那些卑微的人行道樹,我希望在我行走的路上它們可以卑微到老。可是,城市在擴展,在不停的規劃、設計、建設,棟棟高樓拔地而起,曾經的人行道樹終究沒能伴我一起成長,不會有論證不會有聽證也不會聽樹想要生長的心聲,它們就被砍伐了,就在我上學的路上,早上還迎接我們的樹等放學看到時已倒在路邊,親愛的樹姐姐,你終于沒能陪我初中畢業,霎時間眼中似有淚花。
                                                  總是在說,我們要有我們的城市精神,要有人文氣息,要有的曆史,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以人類的生存和發展爲中心的,而樹是不會說話的,沒有思想的,不需要征求同意的。而我記得有文章講到,被譽爲世界最長的空中纜車的澳大利亞“天空之軌”,全長7。5公裏,中途經32個塔台。建造這個纜車時,爲了不破壞雨林生態,纜車的支柱全部用直升機吊裝,過程中從未砍伐過一棵樹,前後耗時40個月。今天的遊人們,滑行在熱帶雨林的上空,壯麗的湖光山色和奇花異卉不絕眼前,你可以眺望整片密麻麻的熱帶雨林,纜車每行駛100米,便有超過80種不同品種的樹木出現眼前。對比一下,我無言,如同那些被砍伐的無言的樹。
                                                  已有的十幾年的生活,各種不同的樹伴我一路成長。它們永遠默默的營造一方綠蔭,在我一顆少年的心中,樹無論品種與用途,也不管它紮根何處,它們與我們相伴而生,它們還承載著我們成長的記憶,承載著一個城市一方村落的曆史。因此,我爲樹書寫,我也願我們人類都能視樹爲朋友,與它們在四季對話,那會是自然界最美的音符,躍動在大地母親的胸膛。

                                                   時間匆匆一日,日子淡淡一秋。
                                                  上了高中,快樂少了,煩惱多了。每天都遊走于學校與家之間,生活一成不變。其實,外宿也有想家的權利。哪怕我一出教室,就可以望到那不遠的家。哥哥上大學,父母忙生意,奶奶每天都一個人在家。我喜歡一下課就出去眺望那不遠的家。不知道奶奶此刻在幹些什麽?奶奶沒讀過書,電視都不會摁,特別是現在換了什麽數字電視,我一有空就會教奶奶摁電視,好讓奶奶在家不要太枯燥。但畢竟奶奶老了,學東西不能那麽快被接受,還記得當初我教了一個星期才教會奶奶打爸爸的電話,好讓奶奶在家有個照應。我想家,其實是在牽挂奶奶。我跟奶奶說過:“現在我讀高中都那麽忙不怎麽在家,以後讀大學又要去外地,您不是每天白天都一個人?”奶奶回答得很無奈:“都爲了讓你讀好書。”
                                                  我總以爲,奶奶不會老。可我發現,奶奶的銀絲多了。
                                                  我總以爲,奶奶不會老。可我發現,奶奶的皺紋深了。
                                                  我總以爲,奶奶不會老。可我發現,奶奶的背更彎了。
                                                  我總以爲,奶奶不會老。可我發現,奶奶經常抱怨腰酸背痛了。
                                                  我總以爲,奶奶不會老。
                                                  我總以爲,奶奶不會老。
                                                  ……
                                                  我依舊清楚地記得有一年冬天,奶奶得了一種皮膚病,不傳染,但卻是會致命的。那種病俗名叫“蛇”,就像蛇一樣,如果繞人身體一圈就會致命。當時的我好怕,我真的好怕,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感包圍我全身。那時我沒聽奶奶呻吟過一聲痛,但我知道奶奶是很疼的。幸好那時我放寒假,又找到一家好的醫院治療。每天我都早早起床,陪奶奶去醫院打針,凜冽的寒風無情的呼嘯著,我緊緊地拉著奶奶。我心疼奶奶,奶奶最怕就是打針和吃藥,看著奶奶手上布滿被針刺過得痕迹,看著奶奶吃藥時痛苦的表情,我好難受。經過十幾天的治療,奶奶好了。吹了十幾天的寒風,打了十幾天的針,吃了十幾天的藥,終于好了。過後奶奶告訴我,她以前算命說那年會有一劫,現在過了就長命百歲的了。呵呵,我不知道奶奶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只要我的奶奶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我記得我曾躺在奶奶大腿上聽她講過去的故事。
                                                  我記得奶奶小時候曾剝過很多很多瓜子給我吃。
                                                  我記得奶奶經常耐心地削好小小的馬蹄給我吃。
                                                  ……
                                                  在奶奶的身上,我看到了婦女能頂半邊天。爺爺因爲文革死了,奶奶40歲開始守寡,獨自把孩子撫養大。把孩子撫養大了,又要撫養孩子的孩子。她把全部的愛都傾注在我們身上。我和哥哥都是奶奶一手帶大的,所以我們很愛奶奶。去年哥哥讀大學,第一次離開奶奶那麽久,哥哥哭了,奶奶也哭了。
                                                  奶奶現在82歲了,前幾天的傍晚奶奶肚子痛,我晚修又快遲到了,我不知道該怎麽辦。爸媽還沒回來,我急忙給爸爸電話,讓爸爸快快回家陪奶奶去看醫生,我才趕去學校。一路上我是用跑的,我的眼眶濕潤了,但我不讓那滴淚有流下來的機會。晚修回家我也是用跑的,我想知道奶奶怎麽樣。回去後奶奶已經睡了,爸爸說是腸胃炎,沒事了。我的心安靜了下來。
                                                  即使距離如此近,我也不可能每時每刻呆在奶奶身邊。人生總會有取舍。正如奶奶所說,一切爲了我能讀好書。
                                                  曾經我經常陪奶奶出去逛,但現在越來越少了。
                                                  曾經雙色球殺號喜歡和奶奶出去逛,但現在時間不允許了。
                                                  現在,奶奶逛久了腿會麻了。
                                                  ……
                                                

                                                延伸閱讀:

                                                上一篇:女子跨省進京上班 每天花225元往返竟是爲了這個原因

                                                下一篇:返回列表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7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