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面仔賭博-等待失落的精神世界

這些情況每天都發生在8面仔賭博們身邊,而我們卻早已司空見慣了,也許正因爲這樣,我們就不會贊揚那個小朋友,也不會去阻止那個女孩,我們不再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因爲我們的心麻木了。

曾經風靡一時的雷鋒精神如今卻消失得無影無蹤,在那個物質極度匮乏的年代,人們依靠精神資源豐富了自身生活。正像大自然的許多規律一樣,此消彼長,如今物質生活豐富多了,而人們的精神資源逐漸消退。無怪乎有人感歎:“如今的社會爾虞我詐,我們一個個活得太累!”可是,真的是這樣的嗎?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進入小學,升上初中,學習的壓力越來越重,回鄉探親的機會越來越少。每逢過節,外公總忘不了帶上故鄉的核桃趕來城裏,在我們家和舅舅家小住幾天便又回去了。有一次,我好奇地問外公:“鄉下那麽苦,爲什麽不肯到城裏來住呢?”外公先是一怔,然後緩和地說:“雖然農村生活條件差,但是,沒有農民的春種秋收,又哪來城市的幸福生活呢?”外公的話語十分緩慢,聽起來似乎在緬懷什麽。外公的話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無論怎麽說,我總也拗不過外公,外公還是回到鄉下去了。

好在我們的社會中還有那麽多用真心去對待他人的人。一位爲追捕歹徒而英勇犧牲的人民警察,幾萬人參加了他的葬禮,人們默默地爲這位英雄送行。人們淚流滿面,是對他的同情,敬佩,還是贊美?我想更多的是對自己麻木的過去的悔恨,立志要向英雄學習,正是因爲有了這樣一些英雄,人們正逐漸褪去麻木的外衣和虛僞的枷鎖。

“人之初,性本善”,我相信,每一個人兒時都擁有一顆純潔、善良的心,只不過後來被虛僞、麻木束縛住了,只要掙脫開虛僞的枷鎖,那顆原始的心就會回來。那麽,我們在感歎“社會險惡”的同時,爲什麽不用心去改造社會呢?

三歲那年,媽媽因工作調動到了符江。也就是這一年,我們告別了外公外婆到符江居住生活了,我和姐姐也上了幼兒

園。在一個天氣晴朗的周末,媽媽帶我們回老家看望外公外婆。這一次,外公更激動了,他抱著我不肯放下,幼小的我很明顯地看到外公的眼睛裏噬著一團晶瑩的東西。外公把他一直舍不得吃的核桃拿出來給我們吃,看著我們吃得很香,外公眉開眼笑,比吃了蜜還要高興。

記憶中,當我還是嬰兒的時候,就和外公一起居住在鄉下,外公一見到小孩子,整天樂呵呵的,精神好像增加了十倍,逢人便說孩子長得可愛。當時,爸爸在複興鎮一個村小代課,要到周末才來看我和孿生姐姐;媽媽在外公家的鄉政府上班,每天早出晚歸。一天,天快黑了,可媽媽還沒到家,我和姐姐餓锝哭過不停,外公慌了手腳,喂米粉,不吃,無奈之下,老人只好跑幾裏路到街上買奶粉給我和姐姐吃。媽媽回來後,外公狠狠地批評她說:“一天到晚忙個不停,孩子的奶粉也沒有了,兩個孩子餓得哭過不停。”爲此,外公好幾天沒到桑園,還親自動手做了個嬰兒車,而且是雙人車,外婆爲嬰兒車縫上了涼棚。這樣,外公天天推著我和姐姐四處轉悠,家中也堆滿了各種奶粉。

8面仔賭博的外公住在鄉下,門前有一顆核桃樹。外公年輕時曾先後擔任過區委書記、農工部部長、農業局副局長。退休後他堅持要回到農村,幫著外婆耕種幾畝責任田地,爲鄉親們宣傳黨的政策。後來,國家提倡搞退耕還林,外公家的幾畝責任地也就變成了幾畝桑園。這時,媽媽、舅舅都已搬到城裏,幾次勸外公外婆上街一起住,可外公就是不肯,一直和外婆孤苦地守著幾畝桑園、幾間老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