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白菜網,指望

重拍,是超越經典?還是狗尾續貂?

  伴隨著新版《紅樓夢》的開播,關于“重拍風”的爭議也開始喧囂直上,想想近幾年重拍成風,從四大名著到什麽《上海灘》,《鹿鼎記》,《一簾幽夢》,更別提《射雕英雄傳》,《笑傲江湖》,《倚天屠龍記》等這類經典金庸劇了,都不知被重拍了多少遍,可那些導演們卻好像依舊樂此不疲。難道真的沒有好的劇本或小說來拍了嗎?其實,明眼人都知道,所謂的翻拍經典翻拍劇,其實就是追求一夜成名、坐收千金,通過重拍舊劇“借光”速成的創作途徑備受青睐。

  不過在當今的“快餐”社會,尤其是競爭如此激烈的影視界,重拍卻著實是最方便也最快捷的吧?但俗話說的好,事不過三,吃別人嚼過的饅頭不香!劇情畢竟陳舊,又沒有多少更新,看一遍兩遍也許人們還有興趣,看多了,不免讓人心聲厭煩。

  于是,很多重拍劇就將突飛猛進的電腦技術變成了他們制勝的法寶,在他們看來,新版能夠利用技術的優越性使畫面更加精彩壯觀、細膩逼真,而這一點恰是老版無法企及的。當然,還有讓他們信心百倍的就是動辄上億的投資,有了可觀的拍攝資金,就可以拍特效,吊威亞,把技術的優勢發揮到極致。于是加進特技、加進杜撰,把好端端的劇情糟蹋得亂七八糟,剝離經典內涵,降低審美格調,最終使令人心煩升級成了令人生厭。

  另外,劇情不貼合現實也成了電影電視的普遍诟病。美國有家網站做了調查,發現美國青少年最喜歡看的是《雙面孟漢娜》、《辦公室的故事》、《憨豆先生》、《歌舞青春》等貼近學生,白領生活的電視劇,這其實也給了中國的導演敲響了警鍾。如今打開電視,不是《還珠格格》就是《鐵齒銅牙紀曉岚》,這種經典到底還能不能滿足大衆的“審劇”胃口?制片商不負任何責任,赤裸裸的只追求收視率,不要文化,不要創新,抱著“經典”自成一家,讓人難以理解。好在電視娛樂還算是一種價廉的文化消費,觀衆爲“被娛樂”付出的代價微乎其微,至多也就是換個頻道而已。

  重拍經典之風席卷中國電視劇後,如今,又在風馳電掣般吞噬中國電影。其實,電影的本質屬性之一就是娛樂性,重拍經典也不例外。可是,如今的國産電影似乎已經不把劇情放在第一位了,在大衆文化語境下,飽受媒體的強勢輻射,宣傳策劃也無所不用其極,宣傳海報上拿來做賣點的是“明星傾情加盟”、“巨資豪情打造”、“場面壯觀攝人心魄”“全新演繹魅力四射”等等之類的宣傳詞,顯得堂而皇之,賣點多多。而觀衆被吊足“胃口”買了電影票之後,從滿腔渴望最終又不可避免地變成了失望。可見,劇本改編之路未能扭轉中國商業大片票房好,口碑差的常規,當他們在賺取高昂利潤的同時,也失掉了觀衆們的信心。

  如今影視圈形式低迷,這就考驗著導演們,遇到困難,遇到挫折;遇到崎岖,遇到荊棘,是會逆流而上,還是順流而下;是努力闖過困難,尋求黑夜過後的光芒,還是隨波逐流,永遠沉寂在漆黑的夜晚。所以,PT白菜網想勸那些還醉心于重拍的導演們能帶給我們多點新東西,也給電視劇多輸點新鮮血液,不管怎麽說,總算功德一件!

 爺爺年輕時,指望著自己能出人頭地,自己沒了指望,便指望兒女能成爲人中龍鳳,兒女都沒成才,便又指望著孫子孫女。
——題記

  一代一代的中國人都指望著,指望著。一代一代的中國人啊,你們到底在指望著什麽?

  看過一個廣告,裏面說:“我從小有個敵人,叫做‘別人家的那個誰’。”我母親一直生活在“別人家的那個誰”裏,即使她再優秀,即使在領導眼裏她是個好員工,在別人眼裏她是個好人,在父親眼裏她是個好女兒,在我的眼裏她是個好母親,可在爺爺眼裏他永遠不是個好女兒,即使爺爺心裏知道自己的這個女兒是多麽孝順,體貼。爲什麽?因爲母親沒能贏過“別人家的那個誰”。正因如此,母親從未將我與別人家的那個誰比較,雖然她常常對我說“看看人家,學學別人。”這是我很慶幸的地方。

  可別人家的那個誰依舊是我的敵人,因爲爺爺,這倔強的像頭牛的老頭子將魔爪伸向了孫輩,也就是我的身上。記憶裏,我總是比不過人家的那個誰,讀小學時,人家的那個誰進了實驗班,終于我進了實驗班時,人家的那個誰考了第一,終于我考了第一時,人家的那個誰進了省重點,終于我進了省重點,我出了國,我成爲了別人家的那個誰時,他娘的,別人家的那個誰上了哈佛,耶魯,成了美國總統。當然就當總統這一點,我是永遠超越不了別人家的那個誰了。

  每個孩子都被指望著,被父母指望著,被祖父母指望著,指望著,指望著,還不就是指望著子女過得好嗎?可這種單純的指望卻隨著時間的流逝,時代的變遷變得不那麽單純了,指望裏混進了叫做虛榮,叫做攀比,叫做壓迫的東西,而使得指望變了味。這些變了味的指望有的叫做子承父業,有的叫做望子成龍,當然“別人家的那個誰”也是其中之一。

  很多人把自己的指望扔給他人,很多人抱著別人的指望卻把自己的指望丟了。

  前些天,我的一位老師問我:“你大學想學什麽?”我想了一會兒回答說我不知道,他說在這個問題上不存在不知道,他又問我我的夢想是什麽,這次我回答的很幹脆,不知道。是的,我真的不知道。“我什麽都幹,什麽都想幹,但是我不知道我是否喜歡幹這些事,或者哪一個是我最喜歡幹的事。”我解釋道。在這類問題上我想過很多,卻從未有過一個明確的答案或是結果,我想當律師,想當醫生,想當設計師,想當畫家,想當工程師,想當歌唱家,想學語言,甚至我會想當兵,也許主持人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又或是大學教授。我學畫畫,學滑冰,學鋼琴,學吉他,我參加合唱團,我上聲樂課,我數學,計算機,物理名列前茅,我會說英語,德語,我在學西班牙語,可是我卻不知道我想要幹什麽,我想要學什麽。想想就覺得可悲。這些年的生活我根本沒有碰上選擇,現在要選擇了,我懵了,是真的懵了,之前的日子只有四個字“考試考好”。現在需要選擇的時候,才發現我其實什麽都不知道。從小就在和別人的那個誰比,在直往下生活,上最好的小學,考最好的高中,現在不存在什麽最好的大學的時候,便徹底的傻了眼。之前壓在我身上的指望叫做“做最好的”,這個指望壓在我頭上太久了,以至于PT白菜網找不到自己給自己的指望在哪裏,甚至連自己的那個名曰夢想的指望都丟了。

  你可知道你對自己的指望是什麽?你可知道現在壓在你頭上的指望叫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