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網備用,希望

那是一個被陽光包圍著的世界,清晨kk網備用睜開了披散著露珠的雙眶。那光絲透過水珠,一瞬間仿佛閃過耀眼的鑽光,讓我仿佛看見了傳說中的丁達爾效應。我輕輕的擡起手想要遮擋住那份迷亂的恐懼,但是透過指縫的光絲讓我迷茫了。那溫溫的熱度,透過表皮流進每一顆冰封的細胞,讓每一顆冰封了的細胞都好似活過來了般。那是一份連言語都會顯得蒼白無力的心情,仿佛初生的嬰兒帶著哭聲來到這個世界卻不知道爲什麽哭泣。似乎我想要的就只是這樣。是誰在人群中歡笑又是誰在無人的角落裏哭泣。那嘈雜的歡笑可以輕易的掩蓋那低低的啜泣聲,所以沒有人發現事情有什麽不對的地方,仿佛沒有什麽是不該發生的般。冷冷的風,像有史以來最強的台風襲卷般將我像刮一片薄紙一樣吹響高空。我甚至連掙紮的時間都沒有,更別說是多一分可以思考的時間。人生中的苦難就是這樣喜歡突然來襲,然後再把一開始選擇當作只是來不及的准備。這時誰也不會有多余的話要說,就像誰也猜不准誰是大笑的那一個,誰又是哭泣的那一個。人生我想要的只是可以決定是要哭泣還是大笑的權利罷了!

人的欲望總是貪婪的希望著這個又希望著那個。就像我小時候,總是天真的以爲一切都可以用希望來表達。所以每次看到大人們可以輕易的完成我想幹卻無能爲力的事時候。我總在心裏希望著自己可以像大人一樣想幹嘛就幹嘛!那該多自由啊!長大後,我卻實有了一定自由的決定權,可是我卻不像小時候覺得的那麽好。在一些有形和無形的責任壓迫下,我沒來由的懷念孩童時代的天真爛漫,這是我是希望時間是可以重來的。我們所希望的,有時並不是我們所需要,我們所需要的往往是我們所不屑的。希望就像一根小火柴,它表面微不足道,其實它是我們燃起的希望。在家人眼裏我們就是他們未來的希望。學習不如意時,爸爸媽媽總喜歡用別人家的孩子來諷刺自己的孩子來達到傷害我們的心靈和自我解氣的目的。但我們有時並不能抛棄一切去追求自己所希望的,這是我們的無奈和無能,就像蠟燭並不能自己燃燒起來。

就像一根小小的火柴,雖然渺小,卻能點燃蠟照亮黑暗。于是我就成了在黑暗中孤苦等待的蠟燭,我渴望著那一點小苗給我的溫暖與安定。就像我穿行在一條又一條的人行道上,走過一個又一個陌生的地方。我困惑?我迷茫?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尋找著什麽,也許是像賣火柴的小女孩一樣,是在尋找一個賣火柴的人。而我也許在其中不知不覺萌生了一種希望的欲念而不自知吧!或許我本身是知道的,只是貪婪的想要尋找更好的吧!

我想要的不是一場難以實現的夢,只是很簡單很平常,但爲什麽實現起來會比那一場不可能的夢還難。爲什麽總要懷疑我想要的,總對我說你那海闊天空的建議,可我真的希望你能夠理解我。不再懷疑我想要的,也不再對說你的建議,相信那真的是我想要的這就夠了。我希望的不多就只是可以得到那微不足道的信任,對我來說那便是擁有一切。哪怕我失去所有,我依然可以笑著走下去,這就是我想要的。

一條路有多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路有兩頭,一頭爲開始,一頭爲結束。走,走了多久,我已經忘記。這路是否會結束,我一直在想,但我從沒看見。回過頭我已看不見來時的路,似乎我離開始沒走了多遠,又似乎離結束也不遠了。明明這條路只有前後,但嘟嘟轉轉總也把自己丟失在裏面無法自拔。明明我想要快些走出這條路,但這條路就像不會有盡頭般怎麽走也走不完。其實我想要是只是那麽簡單,一條有始有終的路。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社會,爲了生存總要爲自己打造幾張不同的面具。每天換著不同的面具去面對不同的人,來保護面具下那個最深層柔弱的自己。大家都只是麻木的說這就是社會的生存法則。kk網備用總想每天生活在虛假了不累嗎?每天活在人與人之間的謊言裏不痛苦嗎?回答是:累的,並痛苦著。但爲什麽還要這樣維持下去呢?也許並不沒有希望過改變,只是不能相信自己的那份力量能夠有能力改變的了,卻沒想過你並不會一個人去面對。希望並不是只有你能完成的事,有時也必須依靠整體的力量才能實現更偉大的希望。就像這整個社會的和諧乃至整個世界的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