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諸神之戰_情彙源一方

她很認真地看著牌子上寫的每一個字,有時會輕輕笑一下,或者發出輕輕地贊歎。當她把牌子上的內容全部收入眼底後,她輕輕地閉了一下眼。然後,她擡起手,用手指在牌子上方那塊寫有學校名稱的地方小心的摩擦。然後她笑了,笑容幹淨而明亮。她把手移開,小聲地說了聲:“PT諸神之戰會來這的。”說完後,她走了,在落日的余晖下,她的背影被拉得很長,因此在走了一段距離後,她的影子還停留在校門口。

而現在,這一切都氤氲成水氣,早已模糊不清,卻在今天,在這同樣的校門口,我的記憶開始複蘇。

淳樸的農村氣息,當然要屬清晨第一縷陽光的開始,厚重的大門迎來了黎明,雞的嗓子真不是一般的好,把我這小懶豬想睡都不能睡了,母親早在忙忙碌碌著,爭取早點趕圩去,這我自然不能錯過,因爲會有好喝的豆漿和豆腐花,代價就是要早起,此時的母親即使在清涼的早晨也出了一層薄薄的汗,我當然也不能閑著了,拿毛巾給母親擦擦臉,母親笑了笑!我看著很溫暖!

那裏是童年的樂土,黃黃的土山坡,一張張黝黑的臉龐,白森森的牙齒,粗糙的雙手和滿身塵泥的農民,是我無法忘懷的身影,小時候,我也是這副模樣吧,調皮玩耍著,打著赤腳踩在泥土上,不顧形象的滾來滾去,爬上樹去摘果實,常常弄得傷痕累累的,兩眼淚汪汪跑回家去,卻也不敢支聲,一痕蓋過一痕,我卻始終沒有一點悔改,現在想想來,小時真是貪玩,貪吃!

那裏也是我經曆悲歡離合最多的地方,奶奶的過世,是我第一次看到親人離我而去,躺在那的再也不會對我笑,不會對我說話了,而我盡管用沙啞的聲音呼喚,奶奶也醒不來的事實!當客車載我緩緩的向前行駛,父母的身影遂漸倒退減小,直至看不見,我的心發現少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化爲眼淚流走了,一次次的分離,承載著多少心碎,讓我體會了,離別的滋味是這般苦澀,點點滴滴,盡是握不住的無奈!

家鄉,謝謝你的一切。我漂泊時的港灣,失落時的肩膀,我精神的歸宿!

如今,離家好久,常常一個人在外,常常霓虹燈路口下迷失自己,望著來來往往的人流,匆匆忙忙的身影,爲自己,爲家庭勞碌奔波人們,忘了休息,喧鬧的城市,好懷念家鄉甯靜,想家人卻又不能回去相見,只在回憶中探索更深的記憶,這是遊子的悲哀,小時,常學到離家背景的詩,現在終于與作者感同身受了,不知不覺中,父母老了,我長大了,一切一切,都在流失,握不住的花樣年華,留不住的風景輪流,過去的不能回來,回來的不再完美!

是那,讓我體會到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的壯觀風景:是那,讓我體會到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的溫暖親情:是那,讓我體會到此情只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的追悔遺憾!無論時光多麽匆匆而過,卻也不小心把這片熱土的情感留落了,當我拾起了這狀似空氣的東西,小心翼翼地藏在PT諸神之戰的心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