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爲什麽不讓提現_坎坷後的浩瀚星空

雖然人生這頭獅子咬得自己遍體鱗傷,但自己的一貫原則是:忍著痛,堅持動,笑也好,哭也好,只要有靈魂,只要有生命,就有生存的意義、希望和幸福!——題記

柔和的陽光斜挂在蒼松翠柏不凋的枝葉上,顯得那麽安靜肅穆,白色的水泥道上,腳步是那麽輕起輕落,365bet爲什麽不讓提現的心卻是思緒波湧。

人生是潔白的畫紙,我們每個人就是手握各色筆的畫師;人生也是一條看不到盡頭的長路,我們每個人則是人生道路的遠足者;人生還像是一塊神奇的土地,我們每個人則是手握農具的耕耘者;但人生更像一本難懂的書,我們每個人則是孜孜不倦的讀書郎!

于是自己用自己的方式去诠釋著人生。當自己要尋求忠告時,要找使自己哭泣的人,而不要找讓自己歡笑的人。自己會在別人的故事中感悟著生活的起起落落,或許,每個人都有著自己處世的方式與調整心態的方法。而歲月卻讓自己在磨砺中擁有一顆勇敢的心!

生活的海洋並不像碧波漣漪的西子湖,隨著時間的流動,它時而平靜如鏡,時而浪花飛濺,時而巨浪沖天……自己應該怎樣與命運、與不幸進行抗爭?自己堅信在經受大風大浪的考驗之後,往往會變得更加堅強。于我而言,痛感與生命,滄桑與經曆,遭遇那麽多挫折卻也要自己生活得堅強平和!

當自己的心被生活劃了一道道口子,流著血時,自己會感覺到疼痛。那麽是不是自己不動它時就不覺得疼呢?要是這樣,是不是自己就那樣一直不動呢?當然不是!自己當然要動!只有動時血液才會流動,才會讓舊的傷痕快點逝去,才會早點恢複健康!

往事如歌,在人生的旅途中,盡管有過坎坷,有過遺憾,卻沒有失去活得踏實而精彩的美麗。相信自己,希望總是有的,自己記住這樣一句話:錯過了太陽,我不哭泣,否則,我將錯過月亮和星辰。

于是,在磨難與挫折面前,告誡自己:別在樹下徘徊,別在雨中沉思,別在黑暗中落淚。向前看,不要回頭,只要自己勇于面對,當自己再次擡起頭來,就會發現,生活的陰霾不過是短暫的雨季。向前看,還有一片明亮的天,燦爛陽光,會溫暖自己受傷的心靈,不會再讓自己感到彷徨。自己終于明了,眼前出現坎兒,是因爲對面就是平原!

假如生活中自己失敗了,也不要將憂傷的淚水寫在臉上。生活,可怕的不是失敗,而是你沒有從中學到些什麽。失敗也是一種收獲,生活中最得要的是有一份十足的勇氣和一個創業的膽量!

自己應該有魄力把遺憾掘棄于以往的廢墟,而把希望播種于新生的土壤中!心是一棵樹,愛與希望的根須紮在土裏,智慧與情感的枝葉招展在藍天下。無論是歲月的風雨撲面而來,還是滾滾塵埃遮蔽了翠葉青枝,它總是靜默地矗立在那裏等待,並接受一切來臨,既不倨傲,也不卑微。心是一棵樹,一個個故事被年輪攜載;一回回驿動與飛鳥相約;一次次碰撞使它綿密柔韌;一幕幕經曆造就了它博廣的胸懷。

自己的心其實就是最大的戰場。一個人不能改變過去,但卻因爲擔心未來而毀掉現在。心靈是一本奇特的帳簿,痛苦也是它的一種收入。被世界抛棄時,相信天空會給自己一個擁抱。眼睛爲自己下著雨,心卻爲自己撐著傘。心大了,困難就小了。如果自己不能改變風的方向,那就改變帆的方向吧!只要自己的心不死,只要自己忍著痛,堅持動!意志不滅,生命就永遠是美麗的!

倘若希望在金色的秋天收獲果實,那麽在寒意侵人的早春,就該卷起褲腿,去不懈地拓荒、播種、耕耘,直到收獲的那一天。自己加砝碼,天平才會傾向自己!

當自己把臉向著陽光,就看不到陰影,心情也會燦爛如陽!自己要知道,陽光落在春的枝頭,日子便綠了!

  無論什麽時候,只要我沉默著,雙手就會莫明地隱隱發熱,掌心的粉色在空氣中蠢蠢欲動。時光一點點地從我被風吹散的發間飄逝,無能爲力地接受生命一點點衰老只能讓我感到恐慌不安。我渴望思緒清晰,平心靜氣地寫字,只有思想與時光共同行走的時候,生命的草原才會少些荒蕪,多些希望。

一天二十四個小時,有近二十三個小時是在沉默著。沉默的質量日益厚重,恐慌的廣度也瘋了似地擴張著。我呆呆抓著鍵盤,翹起來的腿時常壓麻了下面的另一只腿。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兩個多月時間,我的頭發變得比以前稀少許多,眼睛也有了黑眼圈。有一天,我在種滿槐樹的街上拖著臃懶的身體步行。已近傍晚的林蔭道很涼快,赤裸在裙下的雙腿有些冰冷。地上飄滿黃色的小槐花。

一瓣一瓣,散落得到處都是,直直地沿著街角鋪到我看不見的路的盡頭。執著而淒涼,蕭瑟而華美。宛如一場隆重的盛宴。風來,花葉互擁,親吻。風靜,花葉兩分離。我踩著黃色的小花瓣,想起那首博客裏看到的詩句:

所有的都在瞬間開放,

我們的心每時都在變化

它總在尋找新事物

恰好在那一刻

打開了

看見了

那恐怕就叫永遠

這嫩黃色鋪就的回憶之路。已步入其中,想抽身離去已是不能。那生命中曾有過的一個個片段,破碎著,殘留在心底做了深深的埋藏。如果有可能,我願意坦然地說,我擁有很多永恒的瞬間。是的,永恒的瞬間。

很久以前就開始想,那麽多人渴望著永恒。可永恒到底是什麽。是否擁有了永恒,愛得以升華,生命就可以超脫宇宙的深度,成爲永久的完美。我曾見過,有人搓揉著潔白的手指,仰望天空,在安靜的時光裏,期盼著永恒的到來。還有一對戀人,在過去的某個時間,某個角落裏相擁,男孩對女孩說,總有一天我會給你永恒的幸福。

我沒有忘記,他說的是總有一天。可漸漸的,我發現或許,永恒並不代表時光的延續。不能說我們所不能抵達的時光那頭藏著我們渴望著的永恒,因爲無法抵達,那裏一無所有。我甯願相信,永恒,只存在于過去的某一瞬間。

那只是一刹那,只是生命中因感動而短暫停頓的一瞬間,然而它悄悄離去,一切恢複往常,或許被你忽視,或許被你發現並珍視。然而我想,永恒其實也許就是這樣簡單,它之所以成爲永恒,只因爲那些瞬間,在記憶中閃爍著永久的光芒。

漫無目的的行程,這一生要走許多次。每一次,刺骨的孤獨難免讓人落魄,甚至對生命感到絕望。沒有那麽多的美麗可以在需要時到來,邂逅的心動總是姗姗來遲。于是,我在擁擠的公交車廂,在水窪遍步的巷子裏,在23層高樓的窗口,在靜夜的硬板床上,用這些短暫閃耀著的光芒溫暖自己。

那一年,我很小。家裏要來很多客人,小姨把我帶出家在附近溜達。那是一個落雪的日子,記憶很稀薄,我只記得,我們在路上看到一株梅花,滿枝肥嫩的梅花開在雪白的世界裏。小姨給我摘下一枝,我愛不釋手。

大西北的小孩,童年裏印象最深的色彩,是土地的蒼黃。一朵梅花,讓我的童年略顯生動。我拿著美麗的花,看著小姨微笑的眼睛笑得好開心。就這樣,記憶突然定格在這一瞬間。沒有了之前,也沒有了之後。

只是那樣一幅畫。多少年的反複回想,都沒有使它退卻昔日色彩。後來,長大了一些,又去找那棵梅花樹,卻再沒有找到。和小姨的關系也因爲我年齡的增長和性格的日益沉悶內向,逐年疏遠了。

一直想去看海。或許那份奔騰不息的執著能給我至深的感動和激勵,而月下滄海的那種肅穆與沉靜,又或許能撫平內心久久不肯妥協的孤獨的傷。那是一個夜晚,我們在一座護城河的橋上散步。走累了就停下來,扶住冰涼的石欄杆俯身看橋下的水。

不過十米的寬度,比直地橫向遠處被夜色消融了的黑暗中。這靜止的,不做流動的水,安靜地彙聚在一起,因暮色深沉而顯出幾分肅穆與廣闊來。涼風習習,裙子拍打著雙腿的感覺很微妙。他看著水面笑著說:“怎麽樣,大海夠美麗的吧?”

我會意地點頭說很美。水面上,有很多蜻蜓,有些在暮色中飛過我們的頭頂,往我們不曾有力氣去關心的遠處去,有些在水面上旋轉著飛翔,不知疲倦。這是很平常的夜晚,只因這一潭在夜色中格外沉默和幽深的水,讓記憶有了份量。這樣沉重的份量裏,我突然找到一些永恒的東西。我看見自己少年時呆傻的背影,在幽幽的水面踽踽行走著,朝向消融了黑暗的入口……

一個人的時候,面對著白色的冰冷的牆,記憶如狂潮湧來。中學時的實驗室裏,無意碰到的化學老師幹淨的手指;公交車上看到過的窗外另人莫名心動的陌生的臉在視線裏一閃而過;一根在公園裏班駁的绛色石柱上繪著的陳舊了的曆史;曾在最寂寞的夜晚撫摸過最孤獨的手指……

有些過往重新想起,已無半點感觸,有如隔岸觀火的冷漠。曾遇到過的人,曾做過的事和看過的風景,似乎都與自己無關了。唯一能夠證明時光沒有白白流逝,生命沒有虛無存在的,只是這些閃光的瞬間。就像一位疲憊的母親,時常要在孩子甜美的呼喚聲中,才能證明自己的真實存在。

我想,這些光芒,只來自個人內心的渴望。

遇到過的某一瞬間,合乎了自己畢生都在追求的一種完美,記憶便短暫停頓,把這段時光寫進生命裏。我以爲這就是永恒了。一個人的永恒。與真理無關,與世界無關。

不知是從什麽時候,我變的很冷靜。因爲突然懂得了,有一些完美,這一生都難以成全。有一些關于生命的華麗解說,只是空談。曾活過的十九個年頭,有十八年屬于低調和癡傻。很多夢無法停止,卻注定越做越傷神,越做越無法接受現實。

不知是什麽時候,是天空的某一片雲,或是地上的某一片石板,某一片落葉,更或者是某一陣涼爽的大風,讓我醒過來,清楚地看到自己這些年都做了些什麽。已不再奢望什麽。只是每天抱著回憶,坐在往事的江邊,把臉埋進垂柳葉片裏,尋找一些完美,讓自己安慰。不要永遠,不想久遠的故事,只要一個瞬間,閃耀光芒。

我守著一個人的永恒生活,在未知的瞬間裏突然呆滯。因爲知道什麽都會沒有,什麽都會消失。一切正如那首詩:

短暫的春天

喚醒沉睡的我

你稍縱即逝

天空沒有飛翔的痕迹

我知道

從365bet爲什麽不讓提現心中什麽地方滑過

輕如蝴蝶

那是微妙的感動



不必介意

兩只鳥在空中凝視片刻

又煽動翅膀各自飛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