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名堂-魚兒也有淚,另類也有正面

網上娛樂賭場排名

 在中韓端午節相爭韓國最終申遺成功後,舉國感到忿忿不平,國人們紛紛指責韓國卑鄙,下賤,無恥,抄襲中國申遺項目的人各有人在。但是,又有多少國人能夠反思自身呢?與其說是韓國搶走中國的端午節,不如說是國人自己扔掉它罷了。
  其實,韓國申報成功並非是壞事,恰恰相反,還是件好事。何解?中國民俗學會理事長、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劉魁立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韓國申遺成功對彩名堂們的端午文化不會有什麽沖擊,無形文化遺産是全人類共享的財富,我們的文化傳統被別國認同,我個人認爲不是一件壞事。”是的,正是因爲這次事件,讓那些忽視中國傳統文化的國人們打響了警鍾;給以那在背後罵罵咧咧,指責韓國過錯的無知國人們一記響亮的耳光;讓我們不得不對這件事件進行深刻反思。
  時常在一些電視節目中看見被歲月給塵封,被快速發展的經濟社會所掩蓋的傳統建築,傳統文藝,甚至傳統習俗。面對燈紅酒綠,層樓疊榭的摩天大樓,誰會甘願住在那破舊,老土的四合院,窯洞,吊腳樓,過著原始土著民般的生活呢?誰還會對那傳統的造物技術——簡單粗糙的物件和純手工高強度勞力而放棄學習更先進的機械制造技術從而獲得更好的物質生活?在眼球經濟,泡沫經濟盛行的今天又有多少人能夠保留住中國的國粹——京劇……少之又少罷了。
  今天,大多數80後,90後,00後不過傳統節日而喜歡過洋節。在一次小學生問卷調查中,有記者專門“按重視程度,給傳統節日”排序的題目,結果幾乎所有學生都填寫了“春節、中秋、清明、端午”的順序,端午竟成爲孩子們眼裏最不受重視的傳統節日。和清明、端午、中秋等中國傳統節日相比,學生們更願意過聖誕節等洋節。“我最喜歡過聖誕節了,能收禮物和賀卡,大家還能一起玩,很開心。端午節就很平淡了,唯一盼頭就是放假,就連吃粽子也是平時就能吃到。”某小學生回答說。班上大部分學生都喜歡過聖誕節,覺得中國的傳統節日過于單調和嚴肅,都不如聖誕節般輕松有趣、充滿幻想。
  而當問到屈原是哪國人,是幹什麽的,學生回答的也是五花八門,離奇搞怪。而在幾十年前,即使目不識丁的老人們都能謹記屈原的生平事例和對國家君王的忠貞,還有每年的劃龍舟是爲了借劃龍舟驅散江中之魚,以免魚吃掉屈原的身體。包粽子扔進河裏這是爲了紀念屈原,屈原投江自盡後,人們爲了使江魚不要吃了屈原的身體,特包了粽子投入江中喂魚後演變爲吃粽子了。
  何其悲哀,端午節竟成爲學生眼裏最不重視的傳統節日,而吃粽子竟是大多數學生們的唯一項目,端午節難道就將成爲粽子節了嗎?最後只能用吃粽子來苟且地維持中國的傳統節日——端午節了嗎?
  爲何我們就不能夠直視韓國申遺成功背後的默默付出呢?其實韓國端午節跟我國的端午節大相徑庭,甚至起源和各種項目都無一相同。我們輸就輸在沒有象韓國一樣對傳統文化的尊重。形式主義的東西有一個共同特征,就是重形式輕內容,重口號輕行動,重數量輕質量,重眼前輕長遠。何其相似,與當今被我們罵罵咧咧的政府官員那樣只注重面子工程,表面說的冠冕堂皇,而實際做的卻不盡如人意,其實我們又好到哪兒去呢?
  不要讓眼淚成爲地球的最後一滴水。同樣,不要讓傳統文化過了許多年後只能成爲我們腦海裏僅存的模糊的記憶啊。韓國申遺端午節成功這不是一件小事,不能在我們罵罵咧咧之後逐漸淡忘,消失。我們應該進行深刻反思,畢竟這件事不僅折射出國人對傳統文化的忽視,還反映深藏在我們骨子裏對自身文化的傲慢和不屑及崇洋媚外的劣根品性。

“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響铛铛一粒銅豌豆”,用關漢卿在《南呂一枝花不伏老》中寫的一句話來形容“另類”或許一點也不恰當。“另類”是“特殊”一詞的近義詞,說的是不同于同類的事物或平常的情況,這“另類”其中有好的也有壞的,然而在大多數的人們對“另類”卻是嗤之以鼻,“另眼相看”。而我卻不以爲然。
  李白說:“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複來。”或許大家認爲李白天真,驕傲自大。的確,李白確確實實很傲然,這更顯得他比常人另類。在曆史李白至供奉翰林,他因性格傲岸,不爲權貴所容——從進宮服侍楊貴妃,到後來的憤然離去,闖蕩江湖。而他卻也因此對腐敗社會有了更深的認識,寫下了許多抨擊帝王權貴荒淫奢侈和控訴現實政治黑暗的詩篇。在《紅樓夢》中“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轉盼多情,言語常笑。天然一段風騷,全在眉梢,平生萬種情思,悉堆眼角。”的賈寶玉卻被疼愛他的祖母,母親,和“恨鐵不成鋼”的父親認爲他是“孽根禍胎,混世魔王”,認爲他“怪比邪謬,不近人情”,認爲他“潦倒不通庶務,愚顧怕讀文章”,“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無雙”就算輕一點說也是有“癡病”,盡管如此,在當時沒有一個男性不是自以爲高出婦女一等,把婦女視爲花鳥、玩物和工具,罵她們是“賤人”的封建社會裏也要堅信“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也要堅信“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鍾于女兒,須眉男子不過是些渣滓濁沫而已”,也要喊出“我見了女兒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在他人眼中另類的寶玉其實並不是“淫魔色鬼”,而是中國封建社會末期的母腹中開始孕育的“新人”的胎兒。是思想的覺醒,他爲女性唱頌歌,唱悲歌,把女人當人,一切都是賈寶玉對女性的尊重。
  李白很“另類”,卻用他傲然的思想抨擊了帝王君權主義;寶玉很“另類”,卻用他真誠堅信的精神一擊敲響了要結束封建主義的鍾磬。另類偏激的一面,初衷卻是好的。
  有人說“校長,開房請找我,放過小學生”是一些人爲的炒作,而對于最近的新聞頭條——XXX校長猥亵小學生,初衷卻是好的,爲的是保護小孩子,保護祖國的花朵。今日的某一天,一位路過餐館的女孩看見一個老人屈蹲在其門前雙眼直勾勾地望著裏面的食物垂涎欲滴,女孩于是掏自己腰包去爲老人買來一個飯盒還親手喂食——稱女孩爲“深圳最美女孩”。然而最後卻被人揭發是炒作——最後要求涉及本事件的人公開道歉時,說出了他們的初衷是爲了宣揚正能量。
  是的,無論是“校長,開房請找我”一事件還是“最美深圳女孩”,他們的行爲做法都是另類的,而初衷目的卻是好的——都是爲了喚醒人們的道德,人們的良知。
  或許在一些人眼中我也是另類,是“奇葩”。另類,是我相信“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盡管別人笑我做不成任何事。每說了“傻話”做了“傻事”……當“他笑我癡人說夢話”時,我便“仰天大笑出門去”。同樣是女生,別人留著飄然長發,而我卻固執著去把頭發剪短,甚至是要“剃光頭”;別人在談動漫看動漫時,而我卻獨自一人自言自語地說著看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片;別人穿著“公主裙”時,而我卻想把自己打扮成“假小子”,別人說我另類,爸媽說我另類,而我又何嘗不想和其他女生一樣呢?剪短頭發剃光頭只是想把自己更醜化不要過于張揚,看恐怖片卻是用了另一個角度去看清世界真實的一面,打扮成假小子只是想讓你自己更堅強不用總依賴于別人。只是另類的我。
  不管是李白、寶玉、葉海燕、“最美深圳女孩”還是彩名堂自己,盡管在別人眼中是另類的,但這種另類卻是正面的。
  魚兒也有淚,另類也有正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