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包殺網|談幸福

以“幸福”爲話題的文章寫過太多。可是,什麽是真正的幸福?恐怕在此之前mg包殺網自己也說不清。
以前,我總以爲那些有錢人很幸福---他們衣著光鮮、生活富裕,可以買任何自己想得到的東西,不必爲生計所發愁。所以,有錢人是幸福的。
每看到電視上的大明星,我總認定他們很幸福---有很多的粉絲,可以掙到好多錢、能夠站在高高的舞台上,在熒幕前展示自己的才華,得到大家的追捧。他們也是幸福的。
我呢,沒有富裕的家庭,想擁有的東西也必須是在貼有“價值的標簽”後,才能小心翼翼的擁有。沒有傲人的資本可以在大家面前展示,只能夠默默無聞。
我憤恨,爲什麽幸福總是離我那麽遙遠?爲什麽我沒有屬于自己的幸福?
真的是這樣嗎?我坐在書桌前靜靜的沉思……
早上上學前,爸爸每天早晨總會爲我燒一杯熱水。然後在桌上留下比我要求的還要多的早餐費。
放學回家,爸媽總會在我回到家時才開始動筷。
遇到天陰下雨,爸媽的身影也總會出現在茫茫的“傘海”中。
晚上我寫作業到很晚,爸爸就一直陪伴著我。有時,我實在不忍心看到他強忍著疲勞支著頭在書桌旁“點頭”,我便催促他去睡覺。他總一臉歉意的對我說:“對不起,那爸就不陪你了,你也早早睡,別耽誤了明天上課。”
前幾天,我不小心被我家那只狗咬到手了。我當時還沒緩過神呢,就看見媽媽不知從哪兒拿出了根棍子,抄起棍子追著狗就打。狗被打怕了,鑽進沙發底下不出來,媽媽狠狠地扔下了棍子,轉身就拉我去醫院。
到了醫院,醫生說要打狂犬疫苗,媽媽說:“那就打吧!”順帶又問:“那要交多少錢?”醫生說:“二百六十五元。”我看看了媽媽,問她:“還打嗎?”媽媽咬了咬牙說:“打。”就在醫生轉身准備取藥的時候,我又問了句:“阿姨,那要打幾次啊?”醫生道:“五次。”我呆了,心想:一次265元,那五次豈不一千多元錢啊?那可是超過了媽媽兩個月的工資了。于是,我再次將猶豫的目光投向了媽媽,媽媽用近乎虛弱的語氣道:“你在這兒等著,我去取錢。”還沒來得及阻止,媽媽就飛快地跑出了門。
不一會兒,媽媽就跑了回來找到醫生說:“大夫,實在不好意思,來的時候太匆忙了,錢沒帶夠,您看,可不可以先交一次的錢,下回來再把錢給您補齊。醫生面露難色,媽媽見狀道:“您放心,我家就在這附近,況且不是給您留了電話號碼了嗎?”醫生猶豫了會兒,但還是同意了。于是,在經曆曲折後我被帶進了注射室……
認同挺了過來,低頭走出了注射室,我那不爭氣的眼淚就“啪啪”砸向地面。媽媽扶我坐下然後不住的安慰我。可是,我的眼淚越發的多。他以爲我是因爲疼痛,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錢,想到媽媽兩個多月的血汗付諸東流了,我就心疼啊。
不多久,醫生又相繼給我打了兩針。疼痛再加上內心的愧疚,“黃河”是徹底決堤了。從醫院到回家的路上我一直都在旁若無人的哭著。而媽媽因爲要上班,便在我被送進去進行最後一次注射的時候匆匆離開了……
剛一回到家,我便對著那條“罪狗”嚎啕大哭。突然,電話響了,我拿起電話嗚喑的答道:“喂?”哪邊的媽媽語氣焦急地問道;“傷口還疼嗎?”我又哭著說;“不疼了,可是我心疼啊,花了那麽多錢……”媽媽輕松的說;“哎呀,那你就別再想了,對了,我剛才問大夫了,人家說那是五次的錢……”我立刻止住哭聲,問;“你是說五次總共265元?”“嗯!”“害死我了,讓我哭這麽老半天,不早說,那行,沒事,我挂了。”不等媽媽反應過來我就挂了電話。大大的舒了一口氣,洗了把臉,開始幹活……
時候我問媽媽;“如果真的是一次265元,那您會同意給我打針嗎?”媽媽毫不猶豫的說:“廢話,那是肯定的啊。”我又問:“那您不怕花錢啊?”媽媽一臉鄙視,說道;“錢沒了可以再掙,你沒了,我到哪兒找啊?”
我笑了……媽媽笑了……
幸福在悄悄的包裹著我……
突然間我明白了——我每天都在擁有著屬于自己的幸福,只是我沒有用心的去感受。
想想看家庭不一定要富裕才能夠幸福,有愛才有幸福。與同學相處並非要出衆,有愛才會是朋友。
其實,幸福往往不是我們雙眼所看到的那樣。就像我以前所認爲的幸福的有錢人、大明星。我們看到的只是他們幸福的僞裝,有誰能夠想到在他們令人羨慕的“僞裝”下隱藏著多少艱辛、苦澀和淚水。
所以說,真正的幸福,不是用眼睛去看,而是用心去體味。
真正的幸福就如同那淡淡的茉莉清茶,淡淡的苦味過後是淡淡的甘甜,一切都是淡淡的——平淡是真。 

一串晶瑩的淚珠從王老師的臉上滾下來,在厚厚的一沓試卷上濺起了一層蒙蒙的水花……
清楚的記得,那是在一個涼風習習的下午,由于我們這個班成績較差,其他班的課程都上了很多,我們班卻連班主任都沒有。眼看班級一天不如一天,在關鍵的時刻,王老師挑起了這副重擔,走進了我們的心田。王老師不僅是我們的數學老師,也是我們的政治思想輔導員。他常啓發我們要自尊,自重,自愛,去做生活的強者。還常說: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再奮鬥;落後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再追求;別人瞧不起自己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瞧不起自己。爲了把我們的成績搞好,經常點起蠟燭幫我們補課。有時,我就想,老師不就是這蠟燭,永遠只知道犧牲自己,照亮別人。晚上補課還不算什麽,讓我們煩惱的是他患有嚴重的關節炎,每逢陰雨天腿疼得厲害。盡管這樣,太還是早出完歸,風雨無阻。每次講解他都是耐心細致,孜孜不倦地講解。直到我們懂了爲止。可到頭來,回報她的是什麽期中考數學僅10人及格,其他科目也是一塌糊塗。一腔熱血付諸東流,滿懷希望化作泡影。怎不叫他痛苦呢?
好久,好久,老師才緩緩擡起頭來。他的眼睛紅腫——顯然是傷心哭腫的。用顫抖的雙手慢慢地捧起了那滴滿淚水的試本文來自文秘家園卷,此時,同學們一個個都把頭垂得很低,不敢去正視老師的眼睛。唉!老師幽幽地歎息了一聲,又將手上的試卷輕輕放下。接著,他帶著沙啞的聲音說:這次考試很不理想。大家默不作聲。還說:今天是我給你們上的最後一課。什麽,最後一課,這才使我從懊悔中恍過神來。明天就由別的老師來上了,今後可要努力學習呀!這聲音雖然很小,但我們大家聽起來卻無疑是晴天霹雳。幾十道驚愕的目光一齊投向王老師,他痛苦地將臉轉到一邊。我們意識到這話是真的。教師裏便響起了一片啜泣聲。突然,班上有名的調皮鬼一休嘟著嘴哇的一聲大哭起來:王老師,您不要走,都怪我,是我不好,上課貪玩,搗亂,盡惹您生氣,您罰我吧!只要您不走,怎麽罰都行。他聲淚俱下。可見,老師對我們的關懷遠遠超過了我的想象。唉!望著他這樣,老師又長長地歎了口氣,搖了搖頭,用手示意他坐下,不,這不怪你,這只能怪我。老師的聲音很低沉,這是我教學二十年來最痛的一次失敗,我深感慚愧,我辜負了家長的期望,辜負了學校的信任,沒有帶好學生,我對不起你們。說完老師的頭低了下去。
下課鈴聲響了,老師的背影消失在門外,可教室裏依然是那樣的靜,同學們呆坐著,一動不動,大家的臉如陰雲,心似鉛塊一樣沉重。
夕陽西下,秋風伴著細雨帶來了冬的寒意。夜晚,王老師滿懷惆怅地走進了學校,悄悄地打開了辦公室的門。突然,一束淡淡的白光映入眼簾,在那沓試卷上端放著一塊潔白如雪的手絹。他久久的凝視著,他清楚,這手絹代表了同學們的心。他用手小心翼翼地捧到自己的胸前,捧到自己的臉上。
窗外,我們正踮著腳往裏敲,不知是誰不小心踩到了花盆,響聲驚動了老師。王老師打開門,才發現窗外站著我們這些不爭氣的學生。怎麽,你們都沒有回家們在等您呢!知道您會來的。我們一下子湧進去,把老師團團圍住,異口同聲地喊著:留下吧!留下吧,老師……一張張天真的面孔,一雙雙期待的眼睛,一句句真摯的話語,深深地打動了老師的心。王老師臉上露出了笑容,終于點了點頭,說: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蹶不振,吃一塹,長一智,勤能補拙,只要你們好好找一下失敗的原因,吸取教訓,迎頭趕上。老師的目光充滿了希望,充滿了鼓勵,更充滿了信任。
激動的淚水,從同學們的臉上,從老師的臉上流下。……
直到今天,我耳邊經常響起您說的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蹶不振,吃一塹,長一智,勤能補拙,只要你們好好找一下失敗的原因,吸取教訓,迎頭趕上。這句話,在我今後的人生中有重大作用。
老師,今天是教師節,在這裏我祝您身體健康,工作順利。
是您的光芒,照亮了我,您將永遠是照亮mg包殺網人生道路的紅燭,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