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萬博集團_夢碎夢圓鳳凰涅槃

七樂彩中獎規則

“春天是綠色的,夏天是紅色的,秋天是黃色的,冬天是白色的。”坐在書桌前,新萬博集團翻開了三年級的作文,讀到這一句,我不禁念出了聲。“四季也有顔色?”我聽見我的心在對我說:“是的,只要你有發現的心,四季的顔色是多彩的。”假如給我一個調色盤,讓我在畫布上畫出四季的顔色,我一定會畫出五彩的顔色。那麽,到底,四季是什麽顔色呢?
春天是綠色的,因爲春天萬象更新,夏天是紅色的,因爲炎炎烈日,秋天是黃色的,因爲落葉片片,冬天是白色的,因爲白雪紛紛。是的,可是,四季真的只有這些顔色?現在,我卻覺得這有些單調、乏味。如果真的給春天畫顔色,我會給春天藍色。是的,藍色是純潔的,藍藍的天空,藍藍的大海。春天,一切都是重新開始,所有的一切都會有嶄新的生活,他們有純潔的心,沒有一絲絲的雜質。藍色是透明的,可是讓你看清楚一切。春天,這個複蘇的季節,彌漫著純淨的味道。藍色給人安慰。春天盛開的鮮花,迎著朝陽,充滿了夢幻的味道。那會激起你心裏的浪花,不是嗎?讓你爲平凡的自己而喝彩。春天,綠綠的草坪,藍天上一個個風筝,春天,澄澈的湖水,一個個紙紮的小船飄過。這一切都是多麽舒心啊,這難道不是純潔的藍色嗎?
我會給夏天白色。當然這有些因爲我的心情。在夏天,炎炎的夏日使學習失去了樂趣,人們希望自己能整天呆在家裏,吹著空調,享受著風扇,舔著冰淇淋,這一切都是無聊的,空白的世界。可是夏天的雨卻是清新的。它能帶給你溫馨,帶給你清爽。它敲打著音符,給你送去夏日裏的安慰。當你進入夢鄉,夏天的風輕輕地吹過,吹去你臉上淌滴的汗珠,讓人感覺多麽親切。還有比白色更能代表的清爽嗎?
我會給秋天粉色。粉色代表著浪漫的情懷。片片金黃的葉子鋪成的林蔭小道上,坐在長凳上看著落日一點一點地消失。燦爛的菊花盛開在你旁邊,芬芳而又美麗。或許偶爾會下點飄飄渺渺的小雨,輕輕地落在你的身上,這又是多麽舒服。或許因爲我出生在秋天,我對秋天——這個浪漫的季節顯得更加喜愛。秋天,蚊子的困饒少了,卻能夠帶給你足夠的舒服感。它沒有春天那種又冷又熱的感覺,沒有夏天的酷熱,沒有冬天的寒冷,能夠形容它的只有溫馨。粉色,是最能代表溫馨的顔色。
我會給冬天紅色。冬天——紅色?在你看來,這或許有點“風馬牛不相及”吧。可是,請你細細的去想想,現在的冬天,已經沒有那麽寒冷了。人們有了空調,火爐等等。冬天,跳躍的火苗能夠帶給你足夠的溫暖吧,而火苗,不是紅色嗎?冬天,還有我們最期待的春節,家家戶戶都是喜氣洋洋,張燈節彩,而你看到的最多的裝扮顔色,還是這喜慶的紅色。大紅的對聯貼在門口,大紅的鞭炮挂在數上,噼裏啪啦跳動著紅色的火花。還有什麽顔色能夠比紅色更能代表冬天呢?
思緒的華筆在腦海中的畫板上描繪著,我已經陷入了無限的遐想之中。或許四季的顔色有很多,因爲四季是多彩的。在我的心中,四季永遠是藍色、白色、粉色、紅色吧。同學們,你心中的四季是什麽顔色呢?請你用心去體味吧,把自己的心融入大自然,那時候,你心中的四季,一定閃爍著耀眼的顔色。

夢是一顆種子,會生根、發芽。
小時候,我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爸爸媽媽誇我漂亮,爺爺奶奶誇我能幹,鄉裏鄉親誇我懂事,老師朋友誇我聰明,我亦自信滿滿,成爲爸媽的驕傲,爺爺奶奶的心肝,小朋友的楷模,老師的得意,我更相信我的未來,就像媽媽說的一樣:好好學習,將來上大學,留在大城市。
夢是一株幼苗,結出許多花的蓓蕾。
小升初,我是演繹的主角,但又是一個跟我無關的選擇,私立初中的電話來了,爸媽欣喜之余,憶起了那個不菲的學費,還有我——青春期的女孩,就這樣,我在鄉鎮初中的重點班有了一席之地,兒時的玩伴在隔壁的普通班,每當我去找她時,她總是很忙,我感覺到了她的刻意遠離;課程學習任務變得繁重,英語成了我的致命傷,我這時才知道聰明只是一道美麗的光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才是血淋淋的現實;身體部位的悄然變化,內心對異性的莫名渴求,讓我惶恐,卻又無法說出口,爲什麽媽媽的告誡與內心的需求截然相反呢?借助網絡,我宣泄著我的青春,我重新擁有了自信,我的偶像是韓寒,是郭敬明。
夢是一棵樹,須經受風霜的洗禮。
“忽如一夜東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這是對初中三年生活的描述,一陣台風襲過,“滿地黃花堆積”,“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中考過後,夢碎了。拿著中考成績單,面對著媽媽的責罵,我開始沉默,我的自信杳無音訊,我的偶像望塵莫及;奶奶唠叨著女子無才便是德,我的心開始哭泣,我還是心肝寶貝嗎?爸爸張羅著籌錢買高中,我保持著沉默,內心在滴血,我承受得起嗎?
班主任給我留言,職校的對口單招班應該很適合我,我的心開始複蘇,真是“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隨著深入的了解,信念的種子在潛意識中發芽、長大,父母吧選擇的權利交給我,因爲我不在是懵懂的少年,我已長大。
夢是人生的一部分,在騰飛中等待著重生。
勤奮、踏實、上進,這是老班對一年級的我的評價,我微微一笑,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我深知上帝在爲我關上一扇門的同時,又爲我打開一扇門,我要好好地珍惜。
二年級,按專業分班,換來一位女班主任,換了一幫新同學,也換來幾位強勁對手,我奮然前行著,執著而倔強。老班信奉勤奮是到達成功的階梯,逼得我們每天早起晚歸,幸運的是我跟英語老師很貼心,因爲她,我知道了沙子的希望是sandwich,兩只驢子在家裏吃草的時候被射死了是assassinate;男友偏科厲害,成績起色不大,欣慰的是對我溫柔體貼,照顧有加;同學之間,雖有明爭暗鬥,但總體而言,大夥處得倒也融洽。惟一值得一提的就是,老班對我恩愛有加,隔三差五耳提面命,其實,作爲一個女孩,我都懂,但雨季裏的情感,那將是我永久的記憶,我用穩健中的進步來證實我的成長。
高三,屈指算來,時間並不長,來年四月份就考試了,我准備著,一而再的背誦,無休止的試卷,節假日的技能訓練,我准備好了,展開雙翅,等待……我相信,振翅過後,肯定是“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大學一直就是孩提的目標,卻從來不是終點,而是起點,新萬博集團要像鳳凰一樣,振翅飛入大火的目標,追尋重生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