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in試玩|足印

當她還是待字閨中的少女,便開始一邊創作,一邊評判他人,研究文藝理論.一面風情深有韻,半箋嬌恨寄幽懷,月移花影約重來。情窦初開的她,春心萌動,難以按萘心中的那一份情思,只好淡蕩春光寒食天,玉爐沈水袅殘煙,夢回山枕隱花钿。然而面對張耒的天譴二子傳將來,高山十仗摩蒼崖.誰持此碑入bbin試玩室使bbin試玩一見渾眸開.卻隨和一首五十年功如電掃,華清花柳成陽草.五坊供俸鬥雞兒,酒肉堆中不知老.胡兵忽白天上來,逆胡亦是殲雄才.勤政樓前走胡馬,珠翠踏盡香塵埃.何爲出戰則披扉,傳置荔枝多馬死。堯功舜德本如天,安用區區記文字。著碑銘德真陋哉,乃令神鬼磨山崖。”此詩一出,文人堆裏立即泛起陣陣漣漪。他們怎麽也不相信這詩出自一個閨中少女之手,少女的她享受著美麗才氣編織的五色光環。



她博大的藝術才華是不會讓中國的文學史從她身邊白白走過。“清明上河圖”的繁榮過後,給她帶來的卻是無盡的悲苦與無盡的愁情。淚水灑遍南渡之途。“生當做人傑,死亦爲鬼雄。”的金石之聲,敲擊著曆史敲擊著波濤不斷的江水。撫平了霸王的寂寞難奈。“花自飄零水自流。一種相思,兩處閑愁。”的愁情已悄然離去,國已亡,家已破的民族之恨,勾起了她心中苦悶。掙紮和追求。

的確,李清照的愁情,怎一個、愁字了得!

她的出生,注定是平凡的.她的一生,注定是不平凡的.

她決定重新面對社會,當她就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樣瘋狂尋找出去的路時,可她發現這條路只有來的方向沒有回的路太遠了,太深了,太深了……匣子裏的記憶就在這時砰然破碎,碎片四處飛散,那把曆盡滄桑的鎖重重的掉在了地上。

顛沛流離的逃亡生活,提心吊膽的苦苦追求,痛苦的感情生活,憂國憂家的愁思。她像一葉扁舟在波濤中孤獨無助的飄零。在杭州深秋的落葉中她回想著傷心迷茫的往事,一種莫名的孤獨從四邊無聲的沖擊著她的心靈,最終吟出了“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仰觀中國五千年文化史,她如一顆耀眼的明星在才藻非女子事也社會裏,顯得那麽出衆而又那麽孤獨.